歡迎進入---安徽企業信用信息平臺!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政府、國企上了失信黑名單!說明啥?
信息來源: 源點credit    發布時間:2019/6/25 8:16:51    瀏覽次數:

最近發現,“信用中國”網站開設了“部分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典型失信案例”,集中曝光了國企和政府拖欠民企賬款的案例。 

QQ截圖20190625082820.png


 1 

為什么選擇現在公布政府和國企失信典型案例,信用中國說的很清楚:“旨在貫徹落實國務院常務會議關于切實解決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問題有關部署。”

今年1月30日,總理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聽取清理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工作匯報,要求加大清欠力度完善長效機制。

可以看出,信用中國披露政府和國企老賴名單就是“長效機制”之一。

當時的會議上披露了一組數據,從2018年11月開始,各地區、各有關部門和大型國有企業就開始清理被拖欠的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不到三個月清償賬款1600多億元。

不過,對于這個“成績”,高層似乎并不滿意,當時的會議明確,下一步,要加大清欠力度,建立臺賬。地方政府新增債券要優先用于償還拖欠款,地方政府融資平臺通過發債或其他金融工具置換存量債務節省的利息支出要全部用于清欠。

具體要求還包括,對已確認的多年拖欠款,力爭年底(2019年年底)前全國政府部門和大型國有企業清償一半以上。中央企業要帶頭優先償還對民營企業的逾期債務,年底前做到“零拖欠”。

現在公布國企和政府拖欠民企賬款的案例,至少說明兩個問題:

第一、國常會后,清償賬款可能執行不力,現在直接通過信用中國曝光來施壓;

第二、政府、國企欠款也是要上黑名單的,給外界釋放一種信號。

仔細查看了信用中國曝光的案例,有地方國企拖欠民企賬款5年以上。比如內蒙古赤峰市的“寧城縣宏達礦業有限公司”,拖欠民企款項45.2萬元,拖欠了1503天。

QQ截圖20190625082843.png

另外,地方政府拖欠的也很嚴重。河北邯鄲涉縣經開委拖欠民企款項823.22萬,拖欠時長477天。沈陽市沈北新區財落街道辦事處的賬款拖欠天數為164天,涉及金額近3700萬。

信用中國稱,截至6月11日,首批公布案例共246條,其中政府部門拖欠賬款案件2條,國有企業拖欠賬款案件244條。

還有一個細節,此次公布的案例是經國家發改委組織各省(市、區)人民政府確認后,予以公布的。

 2 

清償政府部門和國有大企業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問題其實從去年11月份就開始了。

11月1日,民營企業座談會正式召開。

一周多后,總理在11月9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要求,要抓緊開展專項清欠行動,切實解決政府部門和國有大企業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問題。

總理當時指出,當前經濟形勢錯綜復雜,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已經較為突出。

“不論是政府部門還是國企,都要堅決杜絕拖欠民營企業賬款。政府部門這樣做更是有違‘人民政府為人民’的基本職責。”總理嚴厲地說。

總理要求就此開展專項清欠行動:一是凡有此類問題的都要建立臺賬,對欠款“限時清零”;二是嚴禁發生新的欠款。

“嚴重拖欠的要列入失信‘黑名單’,嚴厲懲戒問責。對地方、部門拖欠不還的,中央財政要采取扣轉其在國庫存款或相應減少轉移支付等措施清欠。”總理要求。

總理最后強調:“這件事情今天定下來要立即行動,國辦牽頭督辦,有關部門各負其責,審計部門要介入。清欠情況明年春節前要向國務院報告。”

現在來看,總理上面說的有兩件已經落實了:一個是“春節前要向國務院報告”(1月30日專門召開了會議聽取了匯報);二是“嚴重拖欠的要列入失信‘黑名單’”(信用中國已經落實了)。

工信部今年4月份發布的《2019年一季度工業通信業發展情況》,截至2019年3月,全國政府部門和大型國有企業已清償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2651億元。

 3 

清償民企欠款,為何如此雷厲風行,說到做到?來看一組數據:

截至去年11月初,中小板上市企業應收賬款規模近萬億。A股中中小板共有企業919家,其中9家是券商、銀行等機構,剩余910家,這910家基本是民企。

依據Wind數據統計信息顯示,910家中小板企業,共涉及欠款9789.01億元。從應收賬單金額/營收比來看,欠款超過營收的民企共計86家,約占9.4%;欠款占據營收一半以上的企業高達286家。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有9家民企,應收賬款都超過了100億。

分別是:比亞迪、金螳螂(100%以上)、金風科技(100%以上)、海康威視(53%)、瑞康醫藥(68%)、怡亞通(24%)、西部建設(92%)、亞夏股份(100%以上)、中利集團(87%)。

比亞迪被欠的錢最多,以546.02億元名列前茅;金螳螂其次,以203.84億元的應收賬款位居其后。

民企為啥被大量拖欠款項?其實大家心里都明白的。民企在政府與國企面前,毫無疑問要低一頭,處于弱勢地位。

一方面,民企想到那個一部分業務嚴重依賴公共單位及國企,為了后續發展不敢過分得罪;另一方面,絕大多數民企并不敢用法律手段去維護自已應有的權利,畢竟誰都害怕被穿小鞋。

A股上市公司東方園林就是個 “被拖垮“的典型。

近日,全國法院執行信息平臺公布,東方園林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唐凱夫婦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金額達3.36億元。

去年,何巧女還在胡潤百富榜上位列139位,坐擁220億財富,如今竟然成了“老賴”。

梳理東方園林財報可以發現,近三年東方園林中標總額約1500億元。截至去年底,公司流動負債271.40億元,超過267.99億元的流動資產,短期借款達29.47億元。

去年五月,為了解決資金困境,東方園林發債10億。結果近發出去5000萬,被市場稱為“史上最涼發債”。

資金危機直接導致公司出現大面積欠薪現象。東方園林此前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5月10日,東方園林還剩約4000名員工(含離職人員)的平均約3個月薪酬及補償待發放,共計約2.39億元。

在去年9月份舉行的一場民企與金融機構的座談會上,何巧女對央行行長易綱說:“北京各家銀行的行長我都見過了,但是今天一下子見到了這么多總行的行長,我就準備說點真心話。”

“現在民營企業太難了,如果易行長給我批準一個銀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業于血泊之中,一個一個地救。”全場哄堂大笑。

當時很多人可能覺得可笑,但現在回頭再去審視何巧女的話,背后掩藏著多少民企的無奈和心酸。


 
云南十一选五